Tuesday, November 29, 2011

@OSU, Master Thesis


葉子還沒紅的時候,在牆上釘了三個月的月曆,準備一天畫一個小叉叉。最後卻是在葉子掉光後、口試前,直接畫一個超大的叉叉。計畫總是在變,不會變的則是 deadline。


九月的第三個禮拜開始寫 Thesis,回憶起來,有懶惰、沒有難產。看著兩個禮拜前就該完成的,仍是空白著,開始有點緊張,大概快11月了吧。趕在幾個 deadline 前繳了幾個畢業的表格,可以畢業了。University Hall 的人親切的恭喜,想到曾經去那邊辦加簽,現在則是在那辦畢業,很有可能不會再踏進的 building,有些許的沉重。


原來這就是碩士論文的感覺。留了幾篇草稿想要填滿論文研究的點點滴滴,沒想到,最後卻什麼也想不起來。照片,也沒法讓我回想起太多的故事。感傷的是,離開實驗室後,以後就沒有地方可以逃了;開心的是,老師對論文的肯定,許多人的幫助,以及陪我聊天的朋友。

80頁的論文,一點點的貢獻,info vis & animation,獻給我的父母
Web Statistic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