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December 30, 2011

@OSU, After Commencement

畢業典禮,國際學生在美國更顯得漂泊。學校資源的消逝,許多早已習慣的將不再方便;五個月失業的倒數,也考驗著從前信誓旦旦立下的人生目標。這兩年,許多過去的想像可能已經被磨得無趣,也可能,還會懷疑著真的要這樣做嗎。可以很輕易的就回家、也可以繼續在這邊擠出沒有遇過的辛苦。



投履歷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,但或許對自己的推銷一點也不成功,二十分之一的公司回覆要電話聊聊,其中一半還是先寄了考題要考試,另一半則是與人資聊完後,繼續還是要用電話考試。

很高興,少數幾間有名的大公司願意給我題目,給我一個禮拜的時間,看看我的答案。無論如何,很感謝這些 interview 的機會,我才知道,那些正在做有名的遊戲的 programmer,很多都曾經回答了那些我也正在思考的問題,而且他們答得很好。

在這個要與許多人不同路的交叉路上,決定可以很簡單、過程可以很複雜。雖說還不到絕望,但機會總不是很大。外國人在這個地方,能賣的比本地人好的大概只有智慧了,而我要賣的智慧,在哪呢。
Web Statistic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