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9月 20, 2020

COVID WFH #3, 30度C以下的空氣

天氣終於又回到穩定的30度C左右, 這裡天到傍晚都還不用開冷氣. 走在路上再度感受到了那種空氣很慵懶的感覺. 

像海豚的雲  ? 😆

  • 已經度過了病毒防疫的春天夏天, 夏天雖然難過但是每天可以曬衣服真是很好 (戶外的空氣都保持著36度C以上的暖風), 天氣變涼了雖然也是可喜可賀, 但需要去公共區域烘衣服又讓冬天不是那麼的完美了. 🍂🍁
  • 同事提到視訊雖然可以維持聯繫, 但是要讓人們保持正常心情的方法還是需要實際的交流互動. 於是被邀請了去同事家的院子坐坐, 一大早的大家戴著口罩圍著大圈圈抬槓, 回想起來是感謝也是有趣. 前兩個月的工作效率有點低落, 最近慢慢的再調適. 意外的有獲得去年度的獎金 ~ 😙
  • 超級瑪利歐3D 收藏輯 (SUPER MARIO 3D COLLECTION Switch), 在上個禮拜推出了. 回味了一下26年前的 Mario 64, 竟然有點3D暈, 感受到了鏡頭的卡頓. 記得小時候玩起來沒有種鏡頭怪怪的感覺呀, 果然最美好的都在回憶裡 (?) 📺 🎮
  • 有趣的歌: Ashita no Nadja 明日のナージャ+ Zelda BOTW

星期二, 8月 18, 2020

COVID WFH #2, 女主播的懲罰

這幾天在PTT的推文中發現了"女主播的懲罰" (Wiki). 真是好看 ~

"女主播的懲罰", 是一個從前的日本綜藝節目(2012-2014), 是TBS電視台為了提升女主播們的知名度而製作的. 每一集有不同的競賽讓女主播們參加, 最後最輸的要被懲罰. 競賽的內容很多元, 懲罰的內容則是都非常的誇張, 覺得很有趣、滿好看的.

  • 看到一些網友好奇而討論著這些女主播們的近況, 還真的每個人都走到了不同的位置上, 只有少數還在電視台播報. 在這個 COVID 的期間, 持續的對於未來有點迷惘, 不知不覺就觀察起其他人在人生上的變化. 🤓
  • 對於未來的迷惘, 好像是在於不知道做什麼有趣. 感覺每個領域要做到最好都不容易、接著產生一種很麻煩又不感興趣的感覺、進而覺得無論做什麼都很難賺到錢. 想著, 工程師要年復一年, 把一個東西真正的蓋出來的這個行為模式, 一直重複下去好像真的很累. 但是在偶然發現"女主播的懲罰"這個節目, 接著看了一些的集數之後, 覺得, 這個世界應該還是有很多可以啟發興趣的東西的, 只是需要繼續去發現的! 🤗
  • 這些在腦中的消極, 希望都只是因為 COVID WFH 待在家太久而造成的, 暫時性傷害. 😫

"女主播的懲罰"

星期一, 7月 06, 2020

COVID WFH #1, 簡單種豆芽菜

2020三月13日, 星期五, 公司讓我們趕緊打包, 準備開始無限期的在家工作(WFH). 回想起 COVID-19 🦠 在那個禮拜, 仍是公司同事間有點玩笑的一個新詞.

不知不覺 WFH 已經超過了100天(用計算機算, 已經 115 天). 很多奇妙的事情, 不知道會不會變成新的日常.

-

WFH 的前30天, 大家應該是真的有點害怕病毒, 政府也提倡叫大家待在家裡, 每天的路上真的沒什麼人, 車也極少, 戶外開始變成動物植物的天堂. 後來有一天去散步, 仍是沒遇到什麼行人, 卻遇到停車場的雜草都長得很高很綠!
好奇最後會長到多高.

植物的生命力真的很厲害🌱🌱. (但大概到了 WFH 的50天左右, 一些職業開始復甦之後, 那些草就被整理光光了).

-

說到植物的生命力.

有一天家裡的水槽冒出了一顆 豆芽菜. 一開始還以為是什麼奇怪的東西, 畢竟疫情期間, 很久沒有看到生物了. 後來想想, 大概因為常常煮綠豆, 洗綠豆的時候, 掉了一顆在比較少使用的水槽裡. 有一邊的水槽由於裝著廚餘處理器, 所以幾乎沒有在使用, 只是偶而會把水往裡面到.

還真的有閃過「要不要把那一根豆芽菜給吃掉」的念頭 😆. 他真的是長的很直, 很想嘗嘗看味道好不好. 但最後還是有點抱歉的讓那顆豆芽菜, 回歸了大地.
簡單種出的豆芽菜

星期三, 7月 01, 2020

COVID WFH #0, 東京一年生

竹原ピストル東京一年生. 碰巧看到幾年前的一些節目上, 吉岡里帆 講到這是一首支持他在走紅前, 可以不斷努力下去的一首歌.
「生活艱困不是城市的錯
    生活艱困,沒關係,因為還有夢想阿」
「暮らしづらいのは街のせいじゃない
    暮らしづらいのは大丈夫 夢があるからさ」
吉岡里帆提到以前為了試鏡, 在五年間只能搭乘夜間巴士從京都到東京. 最後總算可以開始搭新幹線, 但也擔心可以開始搭新幹線之後, 就會對夢想少了那種飢渴感.



看到這裡, 驚覺我似乎已經對工作少了危機感. 工作上, 雖然同事主管給我的*烤雞*總是挺好的, 但是日子過的漸漸的像是在過生活. 還是希望自己再加回來一些「生存」的危機感.


*竹原ピストル 的 東京一年生

*相關的影片:

** 之前的"流水帳", 自己覺得效果不是很好. 儘管可以記錄很多東西, 但內容上, 自己不會想要回去讀. 這裡的文字, 畢竟讀者只有我自己, 主要還是想要記錄自己是活著的證據, 讓未來的自己讀起來會覺得有趣. 所以接下來還是會使用這種, 比較花時間的紀錄方式 (吧)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