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October 10, 2016

@Austin, 在背後偷偷摸摸的一年

一年前告別了 Front-end 的工作,開始做起 Game Server 的事情,所以這一年像是"在背後偷偷摸摸的一年"。

手機遊戲做了兩三年之後,市場上越來越多的遊戲都需要連上 Server 才能玩,對於 Server 上發生的事情總是感到很好奇,剛好有個機會就轉到了 Game Server 的團隊,體驗一下到底 Game Server 是什麼東西。

在 Game Server 上的第一個任務,是要在去年年底上市一個新遊戲,雖然基本上是移植前一個作品,並稍作改變、加一些新功能。但是第一次做 Game Server 很多常識都沒有,最後有驚無險加很愉快的和另外一個資深的同事順利的完成。最有趣的部分大概是第一次接觸 Game Server,所以看到的都是新的知識。那時開始覺得,跟 Front-end比較起來 Server 的工作似乎單純些,Front-end 整天在那邊做使用者介面真是挺辛苦的 XD

順利的讓新產品推出後,接下來在 Game Server 的工作就是持續的支援這個產品,每一兩個月都有新的功能需要加進去。記得最有趣的是做了一個跟賓果相關的任務,還有其他吸引玩家回來消費的一些功能。由於對 Front-end 的工作很熟悉,所以在做 Server 上的工作時,好像比較可以設身處地的為 Front-end 的同事們設想。漸漸的感覺到,能夠了解產品的每個部份真是挺好的,有什麼問題可以自己很快地就找到。

在體會了 Game Server 一年之後,Server 的工作跟 Front-end 比較起來真是滿不同的:
Server 總是要假設玩家都是會騙人的,對於需要儲存到資料庫的資料都要斤斤計較,總是要想著能不能夠 Scale 的問題。或許可以說,做 Server 上的事情,比較可以接觸到類似在非遊戲界可以經歷的事情。

感覺 Server 越來越像一個產品的大腦,它要指揮每個手機上的 Front-end 該做些什麼,手機上的 Front-end 於是就把來自大腦的指令 show 出來。所以呢,做 Server 上的事情另一個頗具挑戰的點,就是需要提供一些文件給 Front-end 的同事,讓他們知道哪些服務是可以使用的,這時候英文太爛或是不知道功能該取什麼名子就會很冏,常常需要查字典。每個 Front-end 同事的個性也不一樣,有的人很喜歡討價還價、也有的人樂於接受一切,總之做 Server 的也需要能安撫好Front-end 的同事。

漸漸的對 Game Server 的工作有了點 sense。接下來,第二年。

Tuesday, October 04, 2016

Life is awesome #116, 聽說一件事要學十年; 那這樣離開地球前還可以學幾樣 XD ?

第一次看到 "EFIGS",是小時候幫遊戲做 Localization 功能的時候, "EFIGS"算是五個滿大宗的語言,很多產品做翻譯的時候都會至少要涵蓋這五種語言,那時突然覺得,雖然會點英文不錯,但其實還有其他頗厲害的語言。就像在美國打滾了一陣子,常常可以聽到西班牙文,想想如果有一天能夠聽懂真是很酷的。但有時候就想說,光是在台灣學英文學了10+年,都還是聽不懂 CNN 在講啥,更何況是想要學會另一種語言,是不是又要另一個10+年呢?加上小時候學日文學到某種動詞就放棄的經驗...

有一天下紅雨了,突然覺得,如果說10+年可以多學會一種語言到可以溝通的程度,那在我離開地球之前,應該還可以多跟好幾種種族溝通的,是吧 XD